王玉鳳
  近日,美國紐約州和新澤西州開始對從西非國家返回,並且可能與埃博拉病患接觸過的人員採取強制隔離措施,即便他們並未出現感染的癥狀。
  不過,新政策實施後首位被隔離的、曾在塞拉利昂抗擊埃博拉疫情的護士希科克斯(KaciHickox)強烈譴責她在回到美國後被粗暴地對待,並認為自己接受了錯誤的診斷。
  此外,美國另一大州伊利諾伊也加入了強制隔離的陣營。外界擔心,從西非埃博拉疫情重災區返回美國的醫護人員若是遭受不恰當的待遇,可能會打擊他們抗擊該病毒的熱情。
  第三個州採取隔離政策
  自24日起,所有在利比裡亞、塞拉利昂和幾內亞與埃博拉患者接觸過的旅客在到達紐約肯尼迪機場(JohnF.Kennedy)或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NewarkLiberty)後必須接受21天的強制隔離。3周是埃博拉病毒潛伏期的最長期限。
  伊利諾伊州州長奎恩(PatQuinn)24日也發表聲明稱,將採取另一項措施:任何在西非國家與埃博拉患者有過直接接觸的人均須被強制隔離。該聲明並未就此展開具體的解釋,但是外界認為,新措施很可能是針對從芝加哥奧黑爾機場(O’Hare)入境的旅客。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自22日起所有從利比裡亞、塞拉利昂和幾內亞飛往美國的乘客必須經由5個指定的國際機場入境,包括上述紐約肯尼迪機場、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以及奧黑爾機場。此外,還包括華盛頓杜勒斯機場(Dulles)和亞特蘭大哈茲菲爾德-傑克遜機場(Hartsfield-Jackson)。這些機場已經提高了篩檢等級,體溫檢查和埃博拉問卷調查的力度都有所加強。
  伊利諾伊州強制實施隔離的背景是:23日曾在幾內亞為抗擊埃博拉疫情而努力的“無國界醫生”組織的醫生斯賓塞(CraigSpencer)返回紐約後被確診為埃博拉患者,成為美國第四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該國最大城市也由此出現了首名埃博拉病毒患者。此前,紐約州和新澤西州已頒佈強制隔離禁令。
  目前,斯賓塞正在曼哈頓貝爾維尤醫院(BellevueHospitalCenter)接受隔離治療,情況穩定。但他在發病前曾多次外出,這重新激起了美國民眾的恐慌。
  杜勒斯機場(Dulles)所在州弗吉尼亞的衛生部官員稱,正在審視該州的隔離政策。目前,上述隔離措施已經超出了美聯邦現行的指令範圍,儘管奧巴馬政府正在商討採取類似的舉措。美國總統奧巴馬25日呼籲美國人不要過度擔心埃博拉疫情的擴散,“我們已經審查了收治埃博拉患者的醫院簽訂的協議,確保我們英勇無畏的醫療人員安全無虞。我們也將秉著科學的原則,繼續與地方官員採取必要的措施保證美國人民的安全和健康。”
  不當措施打擊抗埃博拉熱情?
  據路透社報道,24日從塞拉利昂返回的慈善機構“無國界醫生”的護士希科克斯抵達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後被迅速轉至一家醫院,隨後被隔離。她用“迷惑”和“不安”兩個詞來描述在機場的經歷,並擔心其他試圖幫助抗擊埃博拉疫情的美國醫療工作者也會遭到相同的待遇。
  她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我的很多同事在回到美國時也可能會遭到類似的折磨,他們會不會覺得自己像是個罪犯或囚犯?我擔心他們會像我一樣,到達美國的機場後看到那種混亂、恐懼以及最令人恐懼的事情——隔離。”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公佈的數據,全球已超過1萬人被確診為埃博拉患者,其中將近一半已經不治身亡。真實數據可能會更高。
  此前,紐約市衛生官員稱,埃博拉病毒通過直接接觸感染者的體液傳播,感染者發病前傳染埃博拉病毒的可能性很小。不過,新澤西、紐約和伊利諾伊採取隔離措施部分是因為斯賓塞回到美國後並未立即出現埃博拉病毒感染癥狀,但他在23日發病前一周曾搭乘過地鐵、出租車,去過保齡球館等公共場所。
  紐約市市長白豪思(BilldeBlasio)在探訪斯賓塞上周曾就餐的一家三明治餐廳時表示,在新的篩檢措施出台之前他並不知情。“紐約州有權做出這個決定,就像美國國家疾控中心一樣。”該餐廳24日被關閉,直至衛生部官員允許他們重新營業。在被問及斯賓塞到處走動是否屬於不負責任的行為時,白豪思說:“他是一名醫生,去了疫情重災區,相當於一位戰士為了保護我們的安全上了戰場一樣。”
  希科克斯的遭遇引發了部分人士對強制隔離的批評,他們擔心這會打擊美國人奔赴西非國家幫助控制疫情的熱情。
  新澤西衛生部門稱,希科克斯在被隔離之後迅速出現發燒癥狀,隨後被送至該州紐瓦克市的一家醫院。但是最終測試結果為“陰性”。不過,該醫院負責埃博拉疫情的官員並未明確表示她將在醫院待足21天,還是被轉移至另一個地點。
  希科克斯在文章中反駁道,剛送進醫院時體溫是正常的,但是在醫護人員用一個非接觸式掃描儀對她進行檢查之後就顯示出現了發燒癥狀。她說這並不准確,該儀器只能反映她當時焦慮不安的情緒。
(原標題:美三州強制隔離西非來客)
創作者介紹

中古屋翻新

ms46mspj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